安全有效,卻無法被「證實」的COVID-19療法

兩個月來的科學研究,讓我們對造成武漢肺炎(正式名稱COVID-19)的新冠病毒(正式名稱SARS-CoV-2),有越來越深的認識,是時候再來做些補充了。

今天的文章主軸,會是解釋SARS-CoV-2這隻病毒感染宿主的機制。

你可能會問:我又不是醫生,也不是生物科學家,為什麼要了解機制?

因為,唯有瞭解機制,才能提出相對應的策略。
如果你不瞭解機制,就無法瞭解現在整個世界在做些什麼努力。
當你充滿了各種不瞭解,就容易因為一點風吹草動而恐慌、焦慮。

所以,我會一邊解釋機制,一邊跟各位介紹一些,目前整個世界都在努力研究的疫苗/藥物,並且提出我自己認為很有潛力的治療選項。

請注意,這是一隻嶄新的病毒,所以「沒有任何療法被證實對它有效。

要證實需要時間,但人命關天,因此只要是合理且安全的選項,就值得嘗試。

以往的文章,我都力求要用超簡單的白話來撰寫,並且力求文章在1000字以內(雖然常不小心寫到1500字…),就是希望每個人都看得懂、吞得下。

今天雖然也是把這個目標放在心裡,盡量深入淺出地解釋相關科學細節,但想分享的資訊量實在太大,所以文章比較長,但我認為都是相當關鍵、實用的資訊,應該不會浪費您的時間的。

在這個真假消息難辨的時代,充分瞭解整個脈絡是非常必要的。
唯有如此,才能運用判斷力去分析各個情報,進而得出自己的結論。

為還是希望各位能花點時間看完,應該會有收穫的。

以下開始正文:

抗病毒的藥物/疫苗,能被研發出來嗎?

SARS-CoV-2病毒有幾種感染宿主的途徑,其中之一就是透過它的S蛋白(Spike protein,又稱棘蛋白),與人體的Furin酵素結合,啟動病毒的致病力。

是的,說來諷刺,病毒本身是沒有生命的,需要被人體細胞「處理過」,才會被活化。

在我們細胞的Furin酵素「修剪」S蛋白之後,SARS-CoV-2才正式被賦予了致病力,進入細胞開始破壞。

這件事相當關鍵。因為,2003那隻SARS病毒,沒有這個機制。

什麼病毒有這個機制呢?

曾被作為生化武器的炭疽病毒,就有這個機制 (1)

很不幸地,這個Furin酵素廣泛存在各種人體各處的細胞中,包括口腔、肺、腸道、大腦、肝臟…等等。

可能因為如此,SARS-CoV-2的傳染力才會這麼強,臨床表現才會這麼多元,包括味覺喪失、肝功能上升、…等等 (2) (3) (4)

以藥物開發的邏輯來說,一定有人會想去「阻斷」furin這個東西的作用。

但很不幸的,我們無法這樣做。

因為furin有它的用處,少了它,人是活不下去的(5) (6) (7)

那怎麼辦呢?

以藥物開發的邏輯來說,很自然地就想到了,要來阻斷病毒致病最重要的武器:S蛋白 (8) (9) (10) (11) (12) (13)

這正是目前各大生技公司的主要目標:

開發新疫苗/藥物 => 阻斷S蛋白 => 病毒就無法感染人類 => 人類獲勝,結案
 (14) (15) (16) (17) (18) 

聽起來很簡單,假以時日應該可以做到吧?

但研發疫苗會面臨一個主要的挑戰:

病毒會突變。

大家知道,2003爆發的SARS病毒,最終沒有研發出任何一種有效的疫苗/藥物嗎?

冠狀病毒也不是好欺負的,它的S蛋白會不斷突變。

即使2003的SARS病毒,突變的速度比2019的這隻慢很多,但最終仍是沒有成功研發出任何一種有效的疫苗/藥物 (19)

因此我認為,研發疫苗/藥物的速度,是很難追上病毒演化的速度的。

就算真的有個疫苗/藥物排除萬難上市了,它的治療效果能有多好?我很懷疑。

當然,針對這點,希望我是錯的。
希望我低估了生技公司的研發能力,那很快就有疫苗能讓全人類免疫,有藥物能夠拯救全人類了。

不過在分析現有的資料後,我個人不會對這個治療選項抱持太過樂觀的態度。

而且,就算最後成功了,也要耗費很長的時間。

那麼,以研發藥物的邏輯來說,針對S蛋白的疫苗/藥物很難研發出來,又不能發明藥物去阻斷人體本身的furin酵素跟病毒結合,看似前途茫茫了…?

不用這麼悲觀。

因為,不管疫苗或藥物有沒有被研發出來,最終我們還是必須仰賴自己的免疫系統運作正常,才能保持健康。

武漢肺炎最致命的致病機轉:ARDS

讓我們先暫時跳離furin跟S蛋白的課題,來談談武漢肺炎病毒COVID-19為何會有這樣的高死亡率。

資料顯示,「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ARDS),是COVID-19病人死亡的主因 (20)

什麼是ARDS?

簡單來說,就是免疫系統在攻擊敵人(ex.病毒)的同時,攻勢太過凶猛,以至於自己本身的細胞也受到重大傷害。

所有病毒都能「干擾」宿主的免疫系統。
之所以說干擾,是因為大部分人會以為,病毒主要應該是「削弱」免疫系統,但其實不然。
事實上,有些病毒是會「刺激」宿主的免疫系統,讓宿主展開火力全開的無差別攻擊,最後卻不小心把自己也殺死了。

ARDS的患者,肺部就會承受自己免疫系統的這種兇猛攻擊,換句話說就是發生強烈的發炎,因此肺泡發炎受傷、肺水腫,最後吸不到氧氣,於是呼吸衰竭,需要插管治療。

因此一旦感染了SARS-CoV-2病毒,ARDS是我們希望全力避免的現象。

順帶一提,目前在研究中的種種治療方法,絕大部分都是患者已經進入ARDS階段,都插管了,才來研究這些藥物治療是否有效。

這當然很重要,但那是重症醫學、救命醫學的領域了。

就像本部落格從開張以來就一直強調的:

醫院是「救命」的地方,不是預防的地方。

你得快死了,我才能救你。

在沒有出現ARDS之前,醫院是不會幫你插管、用藥的。

所以,即使你現在感染了,醫院也只能採取「支持性療法」,期待、支持你自己好起來。

狀況惡化時,就要插管救命。

醫師的養生下午茶這邊重視的,從來都是預防。

與其去研究如何治療ARDS(這是重症醫學的領域),我更想討論如何預防

因為,就算高超的重症醫學,最終可以把命救回來,

我也希望自己,以及我所愛的人,絕對不要進展到ARDS這步。

那該怎麼做呢?

藥物不適合用來預防,但是自然界中很多物質就很適合。

因此接下來我們就必須瞭解,SARS-CoV-2病毒引發ARDS的機制,才能選出正確的物質。

首要任務:阻斷發炎體NLRP3!

除了經由S蛋白致病之外,SARS-CoV-2病毒還有一種武器能殘害人體健康:離子通道蛋白(Viroporin)。

冠狀病毒具有兩種重要的離子通道蛋白:E protein 和ORF3a protein。

名字太古怪了,怕大家讀起來吃力,以下我們就簡稱為E蛋白和OR蛋白

E蛋白&OR蛋白在2003年的SARS病毒,以及2019的SARS-CoV-2病毒身上都有 (21) (22)

研究顯示,它們是新型冠狀病毒的主要致病機轉,跟病毒的傳播力&毒性有直接關係。沒有這兩種蛋白的冠狀病毒,致病力會大減 (23) (24) (25)

之所以叫做離子通道蛋白,就是因為它主要的機轉,就是傳遞「離子」。

什麼意思?

冠狀病毒會利用E蛋白&OR蛋白,跟宿主的細胞膜結合,然後把鈣離子「灌進」宿主細胞內,讓細胞內氧化壓力增加,並啟動後續一連串嚴重的發炎反應。

這,就是ARDS的開端。

鈣離子湧入細胞內後,會啟動一個主要的發炎機轉:發炎體 (Inflammasome) NLRP3。

所謂發炎體,當然就是會促進發炎。

近期的研究發現,NLRP3這個發炎體,跟許多疾病相關; 
其中一個就是引發急性肺損傷(Acute Lung Injury; ALI; 是較輕微的ARDS),以及ARDS (26) (27)

發炎體要促進發炎,靠的是釋放出一些「促發炎」的物質。

有些研究認為,NLRP3發炎體釋放出的一些如IL-1β 、IL-6的細胞激素,會引起嚴重發炎,而這正是我們懼怕的ARDS的起點 (28) (29)

好的,根據藥物研發的邏輯,一定會有人開始研發阻斷IL-1β and IL-6的藥物。

果不其然,在2020/02/13,商品名為Actemra商品的單株抗體藥物tocilizumab,已正式註冊開始進行臨床試驗 (30) (31)

這個tocilizumab,就是阻斷IL-6這個促發炎細胞激素的藥物。

華爾街日報也在2020/03/24報導了這則新聞:

羅氏大藥廠把關節炎藥物送到治療新冠病毒的醫師手上
Roche Sending Arthritis Drug to Coronavirus Doctors

雖然全文要付費,但從部分免費內容中已可看出重點。

我真心祝福羅氏大藥廠能夠成功,股價大漲,並且讓重症救命醫學多一項武器使用。

很多人以為支持營養醫學的人,一定反對藥物使用。他們錯了。

我深刻瞭解研發是一條多麼漫長、艱難的道路。
投入大筆資金,燒錢好幾年,卻可能完全沒辦法回收,最後面臨公司倒閉、員工失業…
如果有個藥物能一魚多吃,找到新用途; 或者有些塵封已久,不知何時能派上用場的專利化合物,能經由這次機會受到全世界重視,那對這些努力投入研發數年的公司、科學家來說,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但講回正題,本部落格重視的,一向都是預防,而不是重症治療。

上面舉的例子,這些藥物就算能派上用場,也都是在ARDS發生之際,才能派上用場。

換句話說,就是你快被插管,或者已經被插管了,才能開始用藥。

但是,沒有人想要等到ARDS發生後,才開始準備插管、用藥,搶救。

我們想要預防ARDS的發生。

那麼,該如何預防發炎體NLRP3被啟動,引發ARDS呢?

幾種營養素有潛力能夠做到。

沒錯,不是必須用高科技研發、申請專利,一旦成功後能賺大錢的藥,

而是無法申請專利,大自然中隨處可見的營養素

聰明的你,或許已經猜到其中一種了,畢竟寫到目前為止,我有畫重點的內容中,只有一個是營養素。

鎂離子在預防醫學中的巨大潛力

上面有說到,武漢肺炎病毒會利用E蛋白&OR蛋白,跟宿主的細胞膜結合,然後把鈣離子「灌進」宿主細胞內。

鈣離子湧入細胞內後,會啟動一個主要的發炎機轉:發炎體 (Inflammasome) NLRP3,然後啟動後續一連串嚴重的發炎反應,引發ARDS。

因此,鈣離子湧入細胞中,就是ARDS的開端 (32)(33)(34)

阻止鈣離子,就有機會阻止ARDS。

自然界中有一種物質,是天然的鈣離子拮抗劑。

你猜到了嗎?

那就是鎂離子

鎂離子是一個能幫助「放鬆」的礦物質。

只要你有出現「緊張」的症狀,包括頭痛、肌肉僵硬酸痛、失眠、焦慮、心悸、高血壓、氣喘…等等,都可能經由鎂離子得到改善。

而鎂離子之所以能幫助放鬆,正是因為它能拮抗鈣離子的作用!

補充鎂離子,就能拮抗鈣離子的作用,還能降低細胞內的鈣離子濃度。

補充鎂離子,就能阻止鈣離子進到細胞內,後續的發炎反應就無法啟動 (35) (36) (37) (38)

其實,鎂離子本身就是一個強效的抗氧化、抗發炎物質。

大家去醫院可能有聽過醫師提到一個叫「發炎指數」的東西,英文叫做CRP (C-Reactive Protein)。

這個發炎指數,就可以經由補充鎂離子而下降 (39) (40) (41) (42)

另外,還記得上面提到,羅氏大藥廠正在進行臨床試驗的藥物:tocilizumab嗎?

這個tocilizumab的功用,就是去阻斷IL-6這個發炎物質。

羅氏一定是認為這個機制非常重要,所以才特別拿它來對COVID-19進行臨床試驗,對吧?

但是,你知道鎂離子點滴,同樣也可以降低IL-6嗎 (43)

而且,請搞清楚先後順序:

是鈣離子湧入細胞後,才啟動NLRP3發炎體,然後才釋放出IL-1β、IL-6這些促進發炎的細胞激素。

但是,所有的藥物研發,都在阻斷下游、後端的IL-1β、IL-6這些細胞激素。

為什麼不在源頭,就經由充足的鎂離子,阻斷鈣離子的湧入呢?

如此一來,後續的NLRP3就不會被啟動,也就不會產生失控性的ARDS大發炎,對肺部造成嚴重的傷害。


鎂離子可以抗發炎這件事,對日本元氣診所的客戶來說,應該不會太驚訝。

畢竟我們才剛在3/13 (五) 舉辦了一場講座,解釋為何只含維他命、礦物質的營養點滴,竟然可以治療被醫院宣判為「正常老化」、無法根治的慢性疼痛。

被判定「正常老化」的膝蓋疼痛,為什麼打了營養素之後卻會改善!?

3/28(六)我們也辦了另一場講座,解釋為何只含維他命、礦物質的營養點滴,竟然可以緩解過敏性鼻炎&氣喘。

不加組織胺&類固醇,營養點滴竟能治好過敏?!

舉個例子:

氣管旁的平滑肌細胞,會因為鈣離子湧入細胞中,而引發組織胺大量釋放,誘發氣喘。
而鎂離子的補充就可以阻止這樣的事情發生,因此緩解氣喘症狀 (44)

但是,就連本部落格的老客戶/讀者可能也會感到驚訝:鎂離子竟然能在預防COVID-19這方面,扮演關鍵的角色; 

更有趣的是,其中幾篇關鍵論文,都是由我們台灣的研究團隊發表的。

他們的研究發現,補充鎂離子,能夠抑制NLRP3發炎體,進而阻止我們最害怕的ALI/ARDS發生。

羅氏大藥廠,招募了全球最頂尖的科學家,研發出了專利藥物去「阻斷」像IL-1β、IL-6這些「下游」的產物。

但補充鎂離子,能夠從「源頭」就阻止鈣離子湧入,所以後續的所有事情都不會發生,包括NLRP3的活化,以及這些藥廠拼了命想阻擋的IL-1β、IL-6 (45) (46) (47) (48) (49) (50)

其中一篇研究,在標體就寫得很清楚了:

硫酸鎂能藉由減少細胞內的鈣離子濃度,來阻止NLRP3的啟動。
(Effects of MgSO4 on inhibiting Nod-like receptor protein 3 inflammasome involve decreasing intracellular calcium) (47)

另外一篇也講得非常清楚:

硫酸鎂能緩解老鼠因內毒素血症引發的急性肺損傷
(Magnesium Sulfate Mitigates Acute Lung Injury in Endotoxemia Rats) (48)

因此,可以期待藉由補充鎂離子,減少細胞內的鈣離子,進而阻止發炎體的啟動,預防ARDS造成的肺部受傷。

作者也特別提醒,在感染「之前」補充,可能才有這樣的好效果。
要是在病毒/細菌感染,產生敗血症後才補充,就不見得有這些好效果了。

預防絕對是勝於治療的

其他關於鎂離子能夠對這次的防疫發揮關鍵作用的論文,實在不勝枚舉; 

除了能夠降低發炎之外,單純改善缺鎂的現象,就有潛力能夠降低加護病房ICU住院天數、降低需要使用呼吸器(插管)的機率、降低敗血症的風險,甚至降低全因死亡率(all-cause-mortality) (49) (50) (51) (52)


本次COVID-19的臨床表現十分多元,除了呼吸系統之外,也很常傷害到心血管系統的健康,造成死亡。

之前幾篇研究發現,急性心肌梗塞的病人如果有注射鎂離子點滴的話,能夠下降全因死亡率。這樣的效益,甚至在注射的4.8-5.5年之後,都還持續觀察得到 (53) (54)

前陣子有個新聞,是美國總統川普很開心地說,奎寧有治療COVID-19的潛力; 

結果引發了一個悲劇的新聞:有人太想要預防武漢肺炎了,所以自行服用奎寧,結果不幸死亡。

聽川普的話 美夫婦吃奎寧抗新冠1死1命危

所以說,藥物是用來救命的。

拿它來預防,可不是什麼好主意。

奎寧可能造成心臟的”QT prolongation”(這是心電圖上的一種表現), 可能引發心律不整,增加猝死的風險。

你知道還有哪個藥物可能造成”QT prolongation”嗎?

日舒 (Azithromycin)。

這是前幾天很火紅的一則新聞:

新冠肺炎有救了!?法國研究:奎寧加上日舒,五天100%清除病毒

奎寧加上日舒這兩種藥,是現在全世界的急重症加護病房,對抗COVID-19的重點藥物選項。

可是,這兩者合併,卻會增加”QT prolongation”的機率,讓死於心血管疾病的風險上升。

但是,經由適當的鎂離子補充,就能預防心臟產生QT prolongation。

所以,補充鎂離子不只能增加你面對COVID-19的勝算,預防ARDS; 

假設最終不幸還是走到了ARDS的階段,醫師選擇用奎寧、日舒搶救,那至少藉由事先補充鎂離子,能降低你因為藥物而產生心律不整副作用的風險。


最後加碼再講個鎂離子額外的好處:

很多人知道維他命D能夠調節免疫力,降低急性呼吸道感染的風險,因此在本次的防疫中,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營養素。

但很少人知道的是:

要啟動維他命D,把它轉為活化形式,需要依靠鎂離子 (55)

少了充足的鎂離子,補充維他命D可能沒有太大用處。

之前的文章解釋過,將近80%的人,連政府建議的最小量RDA都攝取不到。
而且有一個臨床上非常重要的事實:壓力會大量消耗掉鎂離子。

COVID-19這個疾病,讓很多人就算沒有得到,也都非常地緊張、焦慮,這當然是個重大壓力,因此更增鎂離子缺乏的風險。

鎂個人都需要:為什麼現代人都該補充它!?(一)

鎂個人都需要:為什麼現代人都該補充它!?(二)

少了它,你就無法放鬆:提升抗壓力最重要的礦物質

油門壞了,油加再飽車都動不了!你有檢查過細胞的油門嗎?

另外,這次的病毒,對身上有慢性疾病的人來說,特別危險。

因為,鎂離子缺乏,在糖尿病患者、心血管疾病患者、癌症患者…等各慢性疾病患者中,是很常見的現象。
不只如此,有這些慢性病的患者(甚至還包括肥胖的人),身上的NLRP3本來就比較高 (56) (57) (58) (59)

綜合以上幾點,補充鎂離子,應該是很合理的選項。

尤其對有慢性疾病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荷爾蒙也能預防COVID-19!?

我知道大家看到這裡一定很累了,所以我接下來會講快一點。

所幸只要瞭解了上面所說的機制,那接下來就簡單多了。

上一段的重點是:

鎂離子能抑制鈣離子大量湧入細胞。因此,SARS-CoV-2病毒就無法透過離子通道蛋白:E蛋白和OR蛋白,引發宿主細胞內的NLRP3發炎體,產生過度發炎反應,最後造成ALI/ARDS的肺部嚴重損傷。

但是,還有其他自然界的物質,也能阻斷NLRP3。

其中一種,竟然是個荷爾蒙。

它就是褪黑激素。

褪黑激素同樣具有阻斷NLRP3發炎體的作用,因此也具有預防ARDS的潛力 (60) (61) (62) (63)

比如這篇論文,標題講得很清楚了:

褪黑激素能透過抑制NLRP3發炎體,減緩急性肺損傷
Melatonin alleviates acute lung injury through inhibiting the NLRP3 inflammasome. (60) 

目前為止的研究發現,9歲以下的小孩感染了COVID-19,也完全沒有出現死亡個案 (64)

這跟我們一般的直覺不一樣。

一般的概念認為,老人跟小孩,應該是免疫力最脆弱的一群人才對。

但是,目前我們觀察到的現象就是如此。

這也許是因為,人類的褪黑激素分泌量,從在母體的第三孕期就開始分泌,一直到五歲達到高峰,之後便開始下降,所以才會有這樣的現象 (65) (66)

超級理論派的人會提倡:

「所以大家要學習古人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晚上不要燈火通明,睡前不要看手機電視電腦,就能支持褪黑激素的產生。不需要額外補充。」

但是我認為,如果你知道自己的生活型態,是有很高風險無法產生足夠褪黑激素的,那麼額外補充就是個合理的做法。

順帶一提,補充鎂離子也能刺激褪黑激素分泌喔 (67)

大師兄回來了:維他命C

之前已經在我的個人臉書上談過維他命C針對COVID-19的潛在功效了,這邊就不贅述。
特別整理成一篇完整的文章,有興趣的人歡迎點閱:
偏方?科學?維他命C對武漢肺炎的潛力

有些醫師會擔心,維他命C雖能增強免疫力,但如果增強免疫力,會不會反而促進發炎,讓ALI/ARDS更加嚴重呢?

事實上,除了抗氧化的能力之外,維他命C更能阻斷NLRP3發炎體的表現,因此反而應該能預防ALI/ARDS (68)

多謝前人的努力,維他命C是少數有被拿來做大規模臨床試驗的營養素。

中國有兩個臨床試驗進行中,義大利也有一個 (69) (70) (71)

疫情最慘重的中國,以及義大利,都開始使用維他命C點滴治療了。

義大利開展臨床試驗的這則消息,是在3/26釋出的。

我節錄一段重點如下:

“Moreover, the vitamin C reduces the production of ROS (reactive oxygen species) that contribute to the activation of the inflammosomi and, in particular, the NLRP3 that affetcs the maturation and secretion of cytokines such as IL1beta and IL-18 that are involved in the inflammatory systemic syndrome that characterized sepsis.”

翻譯:

「維他命C減少自由基的產生; 自由基會活化發炎體,特別是NLRP3。NLRP3會釋放出IL1beta以及IL-18細胞激素,引發敗血症標誌性的系統性發炎反應。」

上面這一串文字,現在你是否看得懂了呢?


另外,紐約州最大的醫院體系,Northwell Health,也開始使用維他命C點滴治療COVID-19。

New York hospitals treating coronavirus patients with vitamin C

很可惜的,這樣的新聞沒有受到重視,甚至被某些主流媒體打成「假消息」。

箇中原因,之前我也說過:因為維他命C聽起來實在太普通了。

對某些不懂營養素的人來說,這聽起來就像無知的偏方,應該嚴加駁斥。

 

在紐約醫院使用維他命C治療COVID-19病人的Dr. Andrew G. Weber(胸腔專科與重症專科醫師),就這麼說:

“The patients who received vitamin C did significantly better than those who did not get vitamin C,”
「有接受維他命C的病人,康復狀況比沒有接受的好多了。」

“It helps a tremendous amount, but it is not highlighted because it’s not a sexy drug.”
「維他命C的幫助真的很巨大,但它沒有被重視,因為它不是一個”sexy”的藥物。」

你以為這樣的緊要關頭,媒體、專家們,應該會更客觀報導所有具潛力的選項?

錯了。聽起來不夠”sexy”的東西,他們是不會報導的。

 

韋伯醫師又說:

“The vitamin C is administered in addition to such medicines as the anti-malaria drug hydroxychloroquine, the antibiotic azithromycin, various biologics and blood thinners”
「我們給予病人維他命C,以及其他藥物,像是奎寧、日舒,以及其他生物製劑與抗凝血劑。」

 

這幾天,奎寧+日舒的新聞被炒翻了,甚至還讓人吃了奎寧而死亡。

但你何曾聽過新聞報導維他命C?

不要被說是假新聞就很不錯了。

 

你以為奎寧、日舒是藥物,所以相關科學證據就比維他命C充足?

錯了。在這隻嶄新的病毒面前,不論是什麼療法,科學證據都不足。

 

紐約醫院推薦使用奎寧,是基於一個名義:恩慈療法(Compassionate use)。

換句話說,一樣沒有研究「證實」,奎寧對COVID-19有效。

只是基於人道立場、同情心,不忍心讓病人就這麼走,所以在熟悉的藥物裡,選幾個最有潛力的項目來嘗試治療。

大部分的傳統急重症醫師,對藥物(奎寧、日舒)的熟悉度更勝於營養素(維他命C),所以會優先選擇藥物,即使它們是風險更高的選項; 

除此之外,金錢、政治,以及夠不夠”sexy”,也決定了一個東西是否能得到關注。

但是,我希望你的生命,能盡可能不受金錢、政治,以及是否”sexy”的影響。

不管它有多”sexy”,你都不能靠吃奎寧、日舒,來預防ARDS。

但是,你可以非常安全地補充鎂離子、維他命C,以及其他營養素/人體同源荷爾蒙,來嘗試預防ARDS。


我一點都不期待主流媒體會公正報導包括維他命C在內的營養素。
你也不該期待。
這個時代,要獲取真正有價值的訊息,需要我們共同付出巨大的努力。

言歸正傳,我猜一定會有人留言說:維他命C會造成腎結石!
我在這邊要堅定地說:這是個迷思。
而且大概是營養醫學史上最大的迷思。

幾乎世界上所有東西都有風險,但營養素的風險常被惡意的過度渲染放大。
這邊無法再多花篇幅去駁斥這些迷思。
如果有興趣的人,請看之前我跟宋晏仁醫師在名醫On Call節目的對談:
【名醫On Call】許崇恩醫師談「維他命沒有用,吃進去都被尿掉,還會產生腎結石!?」

在這邊我只能保證,維他命C、鎂離子真的是相當安全的營養素。
尤其相較於藥物,更是如此。

但是,我瞭解有些迷思是如此根深蒂固地卡在人們的大腦中,拔也拔不出來,你再保證一千次也沒用。

可我實在不希望你因此放棄不用這樣的好東西。

我的建議是,在補充維他命C之前(或者補充任何營養素之前),請務必跟熟悉營養醫學的醫師深入諮詢後,再做決定!

就像吃藥之前得諮詢過專家,補充營養素也一樣得諮詢專家。

營養醫學是一門高度個人化的學問,每個人應該補充的方式都不盡相同,所以絕對不能在網路上看到一些片段的資訊,就自己嘗試,這樣的確也是有風險的。尤其在你有服用其他藥物或營養素時,更是如此。

我不會在這邊多談補充的劑量、方式,但我倒是可以提供一點小訣竅:

補充維他命C的同時,請記得一起補充鎂離子,最好再加上維他命B6,然後補充大量水份。

這麼做的話,你得到腎結石的風險,就真的非常低了 (72) (73) (74) (75) (76)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我的點滴配方裡,很常同時加上維他命C、鎂、B6,現在你知道原因了。

比起單一營養素,多種營養素的協同作用,更加安全、更加令人期待。

鋅離子 v.s. 瑞德西韋,你要選哪個?

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營養素值得一提。

鋅離子也有抗病毒能力,其中一個重要機制,是能阻斷冠狀病毒的RNA聚合酶(RNA dependent RNA polymerase) (77) (78) (79) (80)

你知道還有哪個前陣子也被炒作成巨星的藥物,

其機制同樣是去阻斷RNA聚合酶,因此受到重視嗎?

瑞德西韋 (Remdesivir)。

2020/1/31,醫學重量級的期刊”NEJM”,發表了一例瑞德西韋治療COVID-19的成功案例 (82)

非醫學相關背景的人,可能不瞭解NEJM代表什麼,所以我很快解釋一下。

NEJM是醫學界分數最高的雜誌。
對很多醫生來說,NEJM就好像神明一樣(我沒有在開玩笑); 
不論NEJM說了什麼,就是神聖而不可侵犯、崇高而不可質疑的。
有什麼醫學上的議題,只要NEJM發表了一篇論文,對很多人來說就已經毋須討論了。
他們會突然間,充滿蓋棺論定式的自信:
「哈!你看!NEJM這麼說…」

因此,NEJM發表的這一個案例,開啟了國際間新的一波金錢、政治熱潮:

2020/02/05
武漢肺炎》美研發新藥瑞德西韋 武漢病毒所卻搶先申請專利

2020/02/06
武漢肺炎有解?新藥運抵中國三期臨床試驗 全球股市鼓舞

2020/02/20
武漢肺炎/台灣合成治療藥物「瑞德西韋」!2星期內可達到公克級製造

2020/2/20
台合成藥物「瑞德西韋」 總統讚防疫進展-民視新聞

2020/03/17
瑞德西韋療法可能有安全性問題 腸胃道症狀、肝酶濃度上升

2020/03/19
武漢肺炎/希望破滅了?WHO唯一指定藥物「瑞德西韋」半數無效

2020/03/20
武漢肺炎》怎麼會這樣?投資銀行分析:瑞德西韋僅50%有效

2020/03/26
戲劇性轉變! Gilead撤回瑞德西韋「孤兒藥資格」  

從2月初到3月底,短短一個多月,瑞德西韋的身價,隨著全球的政治與金錢,暴起暴落。

與此同時,跟它具有相似機制的鋅離子,靜悄悄的躺著,幾乎不為人知。

為什麼沒有選它?因為它不夠科學嗎?還是因為它不夠”sexy”?

LIFE生活網- 在「中國好聲音」周杰倫面前挑戰「雙截棍」...網友怒轟 ...
杰倫老師,您願意為我轉身嗎?

 

但即使這麼不”sexy”的鋅離子,隨著疫情進展,也逐漸得到重視。

一些重症醫學專家,開始推薦維他命C、鋅離子,甚至搭配奎寧一起使用。

EVMS Critical Care COVID-19 Management Protocol

因為,奎寧似乎可以「幫助」鋅離子進到細胞內 (81)

沒錯,對瞭解相關知識的人來說,鋅離子變成主角,奎寧變成配角。

因此,如果想要用營養療法來預防COVID-19的話,鋅離子也是合理的選項。

即使是營養素,也請務必諮詢醫師再開始使用

另外,早期一些研究也發現,點滴注射NAC這個物質(一種穀胱甘肽的前驅物,由三個胺基酸組成),能夠降低插管的機率,對ARDS是有幫助的 (83) (84)。

以上,我們主要介紹了鎂離子、褪黑激素,維他命C、鋅離子,以及NAC。

除了褪黑激素之外,其它都可以配成點滴施打。
這是我們講了很多次的主題了,有興趣的人請看之前的文章:

點滴大揭密:神奇到被認為是迷信—其實魔鬼藏在科學細節中!

營養點滴的精髓:邁爾氏雞尾酒療法

不懂的說是巫術,懂的人叫它科學:點滴治百病—原理大解密!

另外,有些醫師也很重視維他命A、D;  草藥方面,也有人推薦槲皮素…等等。
我認為他們的說法都有其道理,但篇幅有限,恕我無法一一介紹。

這些不”sexy”的,大自然中隨處可得,毫不稀奇的物質,雖然極具潛力,但都是不太可能拿到經費去「證實」自己療效的,注定被埋沒的巨星。

最後,從實用角度很快跟大家說個重點:

醫學/健康的資訊都很繁雜,常常東看一點、西看一點,最後也不知道怎麼做。

營養/抗衰老/預防醫學也是一樣的。

因此,我在日本元氣診所,非常強調要科學化地進行健康管理。

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科學評估。

如果你不確定的話,上面有提到,或者沒提到的營養素,都可以經由醫師的整體臨床評估,搭配科學檢測,來決定你是否需要補充、該如何補充多少、補充多久; 團隊也會持續追蹤狀況,調整療程內容。

我可以自信的說,甚至藥物為主的體系,都很難做到這麼細膩的服務。

安全有效,卻永遠無法被「證實」的療法

謝謝你耐心看到現在。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不錯,那麼,認同請分享。

但最後要稍微跟大家再聊聊一些現實會發生的事。

當你閱讀、甚至分享了這篇文章之後,請不要意外有些主流(權威)的聲音會這麼回應:

這是假消息!沒有任何一種營養素被證實可以對抗COVID-19!

這是完全可以預期的回應。沒什麼稀奇。

首先,一個顯而易見的原因,就如同我們一開始說的:
對付這種新型病毒,本來就沒有已被「證實」的方法。
所有人都只是在找最有潛力的選項。

 

那接下來我們談談,究竟什麼叫做「證實」。

要受到傳統醫界的認可,說一種療法已被「證實」有效,那需要通過大規模的人體臨床試驗。

這樣的研究經費,所費不貲,是龐大的成本。

自然界中可輕易取得的營養素,因為不能申請專利,所以沒有那樣巨大的獲利潛能,去cover這樣的成本,因此在第一關就被刷掉了,根本得不到評審老師的青睞。

艾滋病藥物開發商Biotron就武漢冠狀病毒開展測試,開盤跳漲20%

Biotron這家公司擁有大量的小分子化合物專利,其中30幾種有潛力能治療COVID-19,因此光是開始測試的消息一出,股價就大漲20%。

營養素永遠也不可能有這樣的際遇。

難道,營養素就沒有潛力嗎?

如果你讀到這邊,希望你也已經認同,營養素也具有有巨大的潛力,能治療COVID-19。

比如上面說的,補充鎂離子,能降低鈣離子濃度,因此降低IL-6, IL-1β等促發炎的細胞激素(這些都是羅氏大藥廠研發的重點對象),預防ALI/ARDS的發生; 
還能降低發炎指數CRP,活化維他命D、提升褪黑激素的濃度、預防心血管系統的併發症、預防奎寧+日舒的副作用、降低你被插管的機率、降低加護病房的住院天數,甚至大大下降你的全因死亡率。

 

一種藥物就只有一種機制、一個攻擊的標的,

但一種營養素,卻常具有多種功效。而且這是相當普遍的。

那為什麼沒有人想要進一步研究鎂離子預防的可能性?

因為,它有醫學上的潛力,卻沒有金錢、政治上的潛力。

沒有評審老師願意為了這樣的東西「轉身」。

 

目前全世界最聰明的人,都把時間、精力,花在研發藥物、疫苗上。

原因無他,正是因為金錢與政治的驅動力。

因為,只有能申請專利的藥物,才有可能在被傳統醫學「認可」的漫長過程中回本。

 

我並沒有反對這件事情:

好的利潤,刺激好的研發; 
好的研發賺到錢,是非常值得慶祝的一件事情。
如果有藥廠因為這次疫情賺錢,那也完全天經地義; 
天知道這隻病毒,到現在已經多麼重挫我們的經濟!
有人能賺到錢是很好的事。

但我是希望告訴大家:

你以為是完全是科學在驅動醫學的進展; 

但實際上,科學也是被政治與金錢所驅動的。

政治+金錢 => 科學 => 醫學。

也就是說,醫學本身其實也是被政治與金錢所驅動的。

 

有人認為科學是至高無上的。

但對我來說,科學只是一個工具。

工具是中性的,因此可以被拿來做什麼事,端看是誰用這個工具罷了。

 

如果你覺得疫情大爆發時,人命關天,所有人應該放下金錢與政治的考量…,那,請你再多想想吧。

事實是,誰能得到最多的政治與金錢資源,誰就有最大的機會,能在這場商業競賽中勝出。

而我可以大膽地推測,營養素是拿不到這種資源的。

我是一個從事營養醫學的醫師。
但同樣身為經營者的我,不會想花大錢,去幫營養素做如此大規模的研究。
因為沒有辦法申請專利,就沒有辦法回本。

所以,營養素絕對無法得到傳統醫界的認可。

不管營養素有多少潛力,那都不重要。

在傳統醫學的框架之下,營養療法永遠也不可能被「證實」的。

假消息?真消息?不只是製藥,這是戰爭。

我看/聽過幾位傳統醫學的醫師發言,包括:

「除了疫苗及藥物是真正能提升免疫力的東西之外,其他的都是旁門左道。」
「別鬧了,請停止散步這樣的消息。所有營養素的補充都是沒有用、浪費錢、且騙人的。」
「只有有人跟你說要調節免疫力,那就是偽科學。」

雖然這樣極端的說法,只是一小部分的聲音,但加上主流媒體的渲染,會把任何質疑疫苗/藥物,支持營養素or其他自然物質的人,打成弱智的白痴。

當然,我也是傳統醫療體系訓練出來的,因此瞭解,這些醫師應該是看過太多可憐人,在生命懸於一線的危急關頭,還被不肖之徒用偏方誤導、拐騙,因而耽誤治療; 
這種事在醫院,實在層出不窮,因此很多醫生對非藥物的治療方式,都習慣性地、反射性地嚴加駁斥。

這或許也是出於好意,但在這個真假消息難辨的時代,我擔心很多人會被這樣的聲音影響,錯失了保持健康的大好方法。

政治、金錢,再加上體制的束縛,讓很多醫師即使知情,也不敢公開推薦; 
而某些對此一無所知的人,卻又大肆批評。

維他命療法的先驅Andrew Saul博士、柳澤厚生醫師…,只不過在臉書上分享維他命C治療的潛力,以及幫大家update臨床試驗的最新狀況,就被臉書標註為假消息,甚至一度把個人頁面關閉。

這代表社交媒體巨獸臉書,也受到一些勢力影響了。

Fact-Checking The Fact Checkers About Coronavirus & Vitamin C Treatment – Is It Really “Fake News”?

這潭水實在太深,背後牽扯到太多龐大的勢力,都跟金錢與政治脫不了關係,以後有機會再深入談談吧。

有興趣的人,可參考報導者的這篇精彩文章:

不只是製藥、這是戰爭──中研院、國衛院搶做抗武漢肺炎新藥「瑞德西韋」真正目的

不只是純粹為了金錢,這麼單純。

就像我說的,背後牽扯到的,是金錢+政治。

結語

回歸正題,為什麼今天的文章要解釋這些專業的「機制」?

如我一開頭所說,唯有瞭解機制,你才能知道目前全世界在努力些什麼。

可以很明顯地發現,全世界最聰明的人,都在努力研發治病、救命的藥物。
而這跟金錢、政治脫不了關係。

我非常希望他們能夠成功!

 

但是,不是都說預防勝於治療嗎?

那你有看到誰正在研究,除了戴口罩跟勤洗手之外,要如何預防COVID-19、如何預防產生嚴重併發症ARDS嗎?

我不期待會看到。我也不覺得你應該期待。

再說一次:傳統醫療院所,是救命的地方。

你得生病了、快死掉了,我才能(用藥物)救你。

而我們重視的是預防醫學。

傳統醫院,與抗衰老預防醫學,真的有著根本的差異; 

剛好藉由這次疫情,希望能讓大家更深刻的瞭解,我一直以來想表達的,究竟是什麼意思。

 

最後,如果今天只能挑一個重點給各位帶走的話,希望大家想想ARDS的發生原因,然後牢牢記住以下資訊:

在想像中,病毒會像酷斯拉/哥吉拉,一腳踩爛細胞/器官,破壞我們的健康。

但我們常常不是被病毒殺死,而是被自己瘋狂、紊亂的免疫系統殺死的。

因此,重點是「調節」免疫力。

不能太強,也不能太弱。

重點是「調節」二字。

防疫如作戰,再次祝福大家,武運昌隆!

許崇恩醫師  敬上

喜歡這篇文章嗎?快分享給家人朋友吧!
Tagged , , , , , , , , , , ,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